您的位置 : 首页> yabo2018客户端> 灵异> 亡人妻

更新时间:2019-08-27 23:17:56

亡人妻 已yabo888体育

亡人妻

来源:追书云 作者:黄瑶 分类:灵异 主角:葛凌,刘怜

小说主人公是葛凌刘怜的小说叫做《亡人妻》,本小说的作者是黄瑶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艺校学生,家里穷,被骗到偏远山沟里哭坟我战战兢兢的烧纸、磕头,希望可以平息死者的怨气。可该来的还是来了,以致于现在说起,我的腹中还传来一阵阴凉冤有头债有主,为何偏偏要缠着我?午夜里我咬着唇脂,对着镜子一遍遍问我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我长得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璃嘴都气歪了,她抖着手,说:“这些人,太过分了!我们去找人删帖,告她造谣!”

-------------------------------------------------

听到小璃的话,我反而冷静了下来。

事情是从段宏开始的,只有我去找段宏才能把事情解决。

我一直都知道人言可畏,所以伴游的兼职一直是我和小璃、风哥之间的秘密。可只要是抛头露面,就会有被认出来的可能。

更何况风哥也说了,段宏家的生意做得很大,这种场合下肯定有能认出我的人。

这时,我的手机又振动了起来,新的一条短信显示在屏幕上,还是段宏发过来的,威胁之意十足:小怜,有没有看到论坛上关于的帖子?

我还没有回复,第二条短信又紧接着发了过来:只要你答应做我段宏的女朋友,我保证让这条帖子和关于你的流言消失得干干净净,你考虑一下。

我思索了一会,回了过去:段同学,我们还是约个时间见一面吧。

小璃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说:“你该不会真的屈服了吧?”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他放出这些话,我连杀了他的心都有。我只不过是想去找他,彻底谈一谈。”

“他可不是好相与的人。”小璃还是不放心,嘟囔了一两句。

很快,段宏又回复了过来:小怜,真不好意思,我这两天有事,三天后中午12点学校门口云朵咖啡馆见。到时我会联系你的。

小璃一直劝我不要去见段宏,她会找人把那个帖子删掉,可我的名誉已经被段宏毁掉了,如果不能从他那解决的话,删帖根本就无济于事。

这三天里,谣言愈演愈烈,段宏也不知道是真消失还是假消失,他好像打定了我名声臭了就会死心塌地跟着他的主意,根本没在学校露面。我连出去上课都会被指指点点,感觉到人们望着我异样的眼光,我虽然心里羞愤,更多的却是感受到深深的无力……

噩梦也没有停过,哪怕是我怀了鬼胎,那只鬼依旧会出现在我的梦中和我纠缠……每夜我都在极冷和炙热的交融下沉沦,可醒来之后又心乱如麻。

是那张脸,一直是那张葛清哥哥的脸。在我的梦里看着我,对我做那些龌龊的事情。

我的孕吐越来越厉害了,白天都被小璃撞到过好几次。有一次她买了蜜饯果脯回来吃,我一闻到酸梅的味道,就忍不住想吐。我极力控制着没在小璃面前吐出来,跌跌撞撞地跑到了洗手间干呕,半天也没吐出来什么东西,只是喉咙里和嘴边弥漫着一股恶臭,像极了死人腐烂的血肉气息……

另一次,是我们上网看帖子情况的时候,楼里有人贴了张段宏的照片。看到那张文质彬彬的脸,我喉头又一下子涌上来呕意。

小璃还以为我是这几天被段宏恶心得太多,所以见到他就想作呕。她让我放宽心,不要听那些人云亦云,还说人生在世谁没碰到过几个人渣。

我也只能将小璃的好意收在心里,打算等瞒过了四十天,就去把这个孩子打掉,回到我的正常生活中,有了这一笔的十万块,我以后也不用再去做伴游的兼职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三天后的中午,我又一次收到了段宏的短信:小怜,中午十二点我们云朵咖啡馆不见不散。

我提了提精神,给自己鼓了劲,没让小璃跟着,自己去了云朵咖啡馆。我不想给小璃沾染过多的事,我已经被毁了,小璃却还得继续工作养家。

外头天阴沉沉的,我顺手披了件外套。

到了咖啡馆,里头空荡荡的只有段宏一个人,显然他包场了。段宏已经在里面坐下了。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桌子上还放着花束和礼盒。看见我推门进来,段宏站起身来,殷勤地给我引路。

我微微皱了皱眉,我并不喜欢咖啡馆这种靡靡疲懒的气息,而且空气中好像熏着什么香,明明淡淡柔柔的气味,我嗅着却一阵阵的反胃,也不知道是孕期反应还是我自身的问题。

坐下之后,段宏指了指桌子上的一大束蓝色妖姬,微微一笑,说:“小怜,上次的红玫瑰你是不是不喜欢?这次我换了蓝色妖姬,还有T家新出的宝石耳环……”

“段宏。”我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可能是很少被人这么不给面子,段宏的眼中闪过一丝狰狞。

我没有理会他,直接说:“论坛上的帖子,和学校里关于我的谣言,都是你的手笔吧?”

段宏没想到我会这么开门见山,不过他很快也反应过来,邪邪一笑,说:“小怜,你真聪明。我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你会出来跟我吃饭吗?你可不能怪我。我段宏想得到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本来我还以为你是清纯卦,又是喊楼又是送花,你都不为所动。要不是我找人查了你,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呢。”

他身体前倾,竟是要握住我的手,看我的眼神**邪不堪,柔声道:“小怜,我不在乎你的过去,只要你答应跟我在一起,我保证会满足你的。我可比那些老头子强多了,一定会让你快乐的……”

他越凑越近,我心里的呕意也越来越重。我强行忍着,冷冷地说了句:“不好意思,我没有做那些出卖身体的事,我也不可能答应你的要求。”

段宏的眼角抽了一下,脸色狰狞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说:“刘怜,你骨头真有这么硬,还要出去卖?”

我实在忍不住,唰地起身,拿起桌上的水杯,就往段宏的身上泼去。

段宏显然也没反应过来,他明显一愣,低头看了看身上的水渍,头发上,也在往下滴水。然后脸色铁青地起身压过来,握住我的手腕,说:“刘怜,我给你脸了不是?”

我想把手腕从他的钳制中挣脱,可他用了十分力气,我怎么挣都挣不开,可离他越近,我的小腹就越来越不适,就越想呕吐,浑身竟然像是失了力气一样,我怒斥说:“你真是下作!”

看到我在他手中无力的样子,段宏反而满意地笑了笑,他一只手压着我,另一只手擦了擦身上的水渍,慢吞吞地说:“早点听话不就完了,女人都是jian!好声好脸的不要,非要……你这个**子!你竟然敢吐我身上!”

他一下子甩开了我,我伏在桌子上,捂着喉咙大口呕吐,将早上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吐了段宏一身,还散发着恶臭的气息,怪不得段宏会恼羞成怒。

他把桌子上所有的面巾纸都抽出来擦着身上,眉角都气的抽+搐,一跳一跳的,愤怒地看着我,忽然眼睛一定,不顾我身上的脏污,从我脚下拾起了什么东西,定睛一看,忽然咬牙冷笑:“我当你哪来的胆子三番五次拒绝我,你这**子怀了孕了还敢在学校待,坏了金主的胎,怪不得有底气跟我对着来……”

我头晕目眩中暗呼不好,一摸口袋,口袋里空荡荡的,段宏手里拿着的,可不就是我那天测出怀孕的验孕棒!

两条杠当时熄灭了我所有的希望,现在又将我踩在脚下,狠狠又来了一击……

我心里痛苦不堪,恨不得立即死去。

一定是我吐的时候段宏把我甩开的幅度太大,验孕棒在我口袋里掉了出来。

可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段宏厌恶地看了无力趴在桌子上不时干呕的我一眼,踢了踢我的小腿,说:“你等着,我一定让你臭不可闻,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臭%%子……”

说完,他拿着那根验孕棒,转身就走。没多久,小璃就急忙忙地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了,怎么网上铺天盖地都是我在校怀孕四处卖身的消息。

这下如了段宏的意,我的名声彻底臭了。

我没力气说什么,只能在电话里虚弱地让小璃来云朵咖啡馆接我。

小璃来到咖啡馆,看到我这幅样子,又是心疼又是愤怒,不过她还是默默地搀扶着我回到了宿舍,没有多问什么。

回到宿舍之后,小璃打了水给我擦脸,我忍不住扑到小璃的怀里哭了起来。将最近发生的事一股脑地都倒了出来。从我接了风哥的单去了那个四川的小山村开始,再到我被一只鬼**,怀了鬼胎……

我一个人,实在承受不住这么多的冲击,小璃是我的室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不是已经到了极限,我宁愿自己扛着也不想让她担心。

听了我的哭诉,小璃的脸色也很沉重,可能乍一听到尸体、鬼和道士,也对她遭成了一些冲击。她脸色木木的,却坚定的对我说,让我一定要找个先生来看看,让先生来驱鬼。

听她这么说,我才反应过来,我沾上这些事情正是因为去了闹鬼的地方,李先生也是道士,最开始就跟他们脱不了关系。现在想要摆脱鬼的纠缠,也只能去市里面的道场找先生帮我看看了。

我账户里有葛清打给我的钱,先请个先生倒也能支撑下去。

我身心俱疲,沉沉地睡了过去。梦中一如既往的,一个沉重的躯体覆到了我的身上,我有些自暴自弃的任由他抱住我,可没想到并没有等来如同往日一样酸胀难耐的进入。他似乎也能察觉到我的极度悲伤和崩溃,有些反常地没有做任何事,只是有些僵硬地抱住了我。

可我很快睡去,并没有在意这个改变……

第二天,我是被刺耳的警笛声吵醒的。

我这几天都睡得不好,昨天却睡得异常的沉。小璃却是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她也是被警笛声吵醒的。

从窗口往下看,一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停在对面男生宿舍区的大门口,旁边的人乱糟糟的,有哭声,还有尖叫声。

小璃打开了论坛,置顶的赫然是条血淋淋的帖子。

她眯着眼看了看,忽然惊讶地叫了起来:“段宏死了,还死的特别惨!”

我一惊,顿时没了睡意,凑到屏幕前一看,果然,高清的图片上,一具身首分离的尸体挂在我们学校的正门门口。头颅还带着血,挂在大门上,身体却是跪着的……而那张脸,正是昨天和我撕破脸的段宏!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都市重生
  3. 精怪灵异小说
  4. 现代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