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yabo2018客户端> 言情> 婚深靡靡,傅太太惹爱上身

更新时间:2019-09-11 10:41:56

婚深靡靡,傅太太惹爱上身 连载中

婚深靡靡,傅太太惹爱上身

来源:有书阁 作者:四月流笙 分类:言情 主角:傅恒初,秦蓁

主人公叫傅恒初秦蓁的书名叫《婚深靡靡,傅太太惹爱上身》,本小说的作者是四月流笙创作的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很久后,秦蓁说:“傅恒初,我赔她一对眼睛,我们两清。”*没有人料到身患残疾的傅大少会迎娶声名狼藉的秦家大小姐为妻,更不知,婚后,他竟会对她宠之入骨,羡煞旁人。唯有秦蓁知道,这是场利益交换的婚姻,无关爱情。直到那混乱的一夜,傅恒初冷漠地问:“秦蓁,痛吗?”没等秦蓁回答,他重新拥她入怀,“痛就乖乖收起你的爪牙,当一名合格的傅太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蓁从傅城酒店出来后,回到秦家倒头就睡。

岂料,刚进入梦乡,就被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吵醒。

来电是她的闺蜜,唐小年。

她看清屏幕后,直接划了接听键扔到一旁,懒懒散散地问:“有事?”

唐小年情绪正值高亢,在电话那端大叫道:“阿蓁,你看微博了吗?”

好友自带八卦属性,这通电话的来意秦蓁约摸已经猜到了。

但她此刻一心只在梦周公上,草草敷衍了句‘没有’后,就打算挂电话。

“大发!大明星苏酒酒和傅家大少爷搞到一起了……深夜密会……***……性。虐……刺激啊!”

秦蓁手指停滞了一下,睁开眼睛下意识地问:“这么快?”

“什么这么快?我说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内幕消息?快快从实招来……”唐小年的大嗓门透过电话传来,震耳欲聋。

秦蓁眉心皱了皱,“我能知道什么内幕消息?小声点,吵得耳朵疼。”

唐小年闻言,“嘿嘿”干笑两声后才用正常的声音继续开口:“我激动啊,苏酒酒是谁?国内炙手可热的大明星,拍剧剧火,拍电影票房热,各大导演抢着要,就连吃个饭都能上头条,自带热搜属性,但在感情方面,却是半点绯闻不沾身,不给人留一丝把柄,没想到这次却因为从傅城酒店里流露出来的半张照片给栽了,恐怕她在娱乐圈的地位马上要一落千丈了……”

秦蓁不由蹙紧了眉心,问:“唐小年,你到底是实地记者还是娱记记者?”

“实地记者难道就只能关注大事件?”

她一愣,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顿时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没什么事情的话,我挂了。”

“等等。”唐小年叫住了她,语气难得有了丝认真,“韩则要回国了,你知道吗?”

……

四周一片灯红酒绿,音乐声震耳欲聋。

秦蓁坐在酒吧角落的卡座上,桌上已经有好几个空掉的酒瓶子。

挂掉唐小年电话后,她便驱车来了这里。

她迫切需要酒精来麻痹人自己的神经,酒吧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而这一切,只因为好友口中提到的那个名字。

韩则。

两年前,洛杉矶阳光明媚的机场,韩则满目笑意地对她说:“阿蓁,等我,我很快就回去。”

今天早上,傅城酒店水雾弥漫的淋浴室内,秦蓁自顾自怜地对自己说:“阿蓁,嫁到傅家去吧。”

两年岁月匆匆,很多事情早已面目全非。

韩则,你终于回来了,可我却等不起你了。

威士忌的辣味刺激着味蕾,微醺间,秦蓁看到一双擦拭洁亮的男士皮鞋停在她的面前。

她眼睛一亮,欣喜地抬起头时,却只看到了一张陌生的男人脸。

眼底燃起的亮光寂灭,秦蓁眯眸不悦地看着来人,声线因为过度饮酒的关系,有些哑:“你是谁?”

对方拿出准备好的名片递给她,“秦小姐,我叫季霖,我们早上在傅城酒店见过面,你应该有印象。”

“没有。”秦蓁随手把名片往桌子底下一塞,烫金的名片上马上浸了一层酒渍。

季霖见状,额头突突跳了两下,但到底是忍住了,“秦小姐,有些话,我们傅少想跟你单独谈一谈。”

秦蓁支着头颅,递了杯酒给他,浅笑迷离地问,“喝吗?”

季霖摇了摇头。

闻言,她已染几分醉意的眸子眯起,有些失望有些恼,“不喝酒,那便走吧……”

此时此刻,她实在没心情跟人唠嗑家常。

季霖蹙了蹙眉,“秦小姐,凡事都要懂得适可而止,莫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秦蓁不以为然地转着酒杯,语气淡淡,“不要试图威胁我,因为你并不清楚我还有多少底牌。”

季霖的脸色微变,他垂头打量卡座上的女人,灯光飘忽,看不清她的神情,但是那双此刻被五颜六色灯光淬得沉寂的目光却让他不由自主地觉得和一个人很像。

那个人就是,傅恒初。

他不知道自己会生出这种想法,但是在与秦蓁视线对上的时候,脚步却不由自主地退了半步。

只半步,胜负已分。

季霖觉得自己输得不冤,毕竟面前的女人连傅少都敢设计,只是他既然来了就没打算灰溜溜地回去。

方要再次开口,却瞧见秦蓁的目光早已不在自己身上,他困惑地扭头看见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傅恒初,不免惊讶不已,“傅少,你怎么来了?”

傅恒初摆了摆手,示意他退到一旁,而后伸手接下秦蓁手里的酒杯,看向她缓缓开口:“秦小姐,这杯酒我陪你喝如何?”

酒吧吵杂异常,他声音却好像有穿透力一般,字字清晰。

男人的手骨节修长,手掌很薄,生得格外好看,接过酒杯时,手指不可避免地与秦蓁的手擦到,微凉。

她笑,“原来傅少也会来这种地方。”

“酒肉儿女,你来得我自然也来得。”傅恒初淡淡地答。

秦蓁闻言,唇边笑意更深,颤颤巍巍地放开了酒杯:“随便!”

那样子,看起来真的像醉了。

傅恒初低头啜了口杯中酒,看不出来,竟是威士忌。

喝这么烈的酒,不怕被呛到?

指尖轻轻点着酒杯,他意有所指的开口:“秦小姐,早上的你可不像会借酒浇愁的人?”

酒吧里的音乐声震耳欲聋,秦蓁歪着脑袋,三分清醒,七分醉意,“世人大多两面三刀,女人心更是海底针,你确定你足够了解我?”

女子双颊通红,偏浅的眸子被灯光印射得迷离不清。

但从其间一闪而过的哂笑,傅恒初至少可以肯定一件事。

那就是,她没醉!

薄唇扬了扬,他也笑:“确实,那么我现在洗耳恭听。”

秦蓁一手撑住脑袋,一手摇着杯中酒,姿态妩媚,“傅少这是想了解我?”

傅恒初点了点头,“算是吧。”

秦蓁抿了口酒,“可是怎么办……我跟你好像不太熟。”

傅恒初也啜了口酒,话语直白简单,“睡过了不就熟了?”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现代长篇言情
  3. 都市重生
  4. 豪门婚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