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yabo2018客户端> 穿越> 鸾歌行

更新时间:2019-09-08 05:45:34

鸾歌行 已yabo888体育

鸾歌行

来源:有书阁 作者:念七 分类:穿越 主角:赵睿砚,苏若清

鸾歌行,鸾歌行免费读,赵睿砚苏若清,念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蔓莲闻言,大眼睛一眨巴就掉下眼泪来,因为气愤%膛起伏不止,“你们,欺人太甚了……”

“蔓莲!”苏若清截断蔓莲的话,对着叶笙箫笑了笑,“我是觉得不大舒服,承蒙王爷体恤,我改日再进宫请罪。”

“王妃……”蔓莲委屈巴巴地看着苏若清。

苏若清莞尔一笑,直接带着蔓莲回屋了。只是苏若清前脚回到乐安堂,后脚丫鬟就来禀告说温姑娘来了。

温蓁蓁是靖王舅舅的小女儿,靖王母妃病逝后,很快外家获罪成年男子皆斩首,女眷罚没掖庭。温家的人,如今确切晓的的,好像就这位温姑娘还活着了。

青梅竹马,生死与共,只温姑娘罪臣女眷,纵使已经脱了奴籍,却也是决然成不了靖王妃的。

人未至,笑先闻,几个声音清脆悦耳的小丫头,众星拱月般簇拥着一个少女进来了。七八个丫鬟,阵仗浩大的叫旁人疑心是皇后娘娘驾到。

那少女仙姿佚貌,聘婷秀雅,一双含情带俏的美眸水汪汪的能掬出一捧水来,叫人想起江南湖岸边新柳嫩枝,只是面色略为苍白,身影过于单薄。

温蓁蓁踩着细碎的莲步款步走来,说话也细声细语,“妹妹见笑了,我身子不好,不带这许多人,殿下他不许我出房门一步。我说了我身子也没那么不好,可殿下不听。”

苏若清对这声“妹妹”心一抖,妹妹你妹!

要说姐姐妹妹,温蓁蓁与苏若清倒也确实有七弯八拐的亲戚关系,谁叫这帝都豪门绕一绕统统都是亲戚呢。算一算,大概是表了又表还表的表姐妹。

我擦,不就不想喊嫂嫂嘛,真真是一朵盛开在淤泥中雪白的白莲花啊!

两人叙话间落座,这时丫鬟上了茶。

苏若清瞥一眼那青花缠枝茶盏里漂浮的茶叶,“此茶性寒,表姑娘身子弱,饮不得,撤下去吧。”转头对温蓁蓁笑道:“箱笼都未打开,那些花茶都未收拾出来,招待不周,还请表姑娘不要怪罪。”

苏若清只是严防以待,温蓁蓁入口的东西一概不能出自她乐安堂,免得有口说不清。

立时温蓁蓁脸色一白,凉凉笑了,“我晓的妹妹瞧不上我,我不配喝妹妹的茶,妹妹外祖母是端阳长公主,父亲是邢国公,真真是枝头上的凤凰,可惜啊,鸠占鹊巢,妹妹是个野种!”

论口才,温蓁蓁这种长在深宫藏于靖王府的小姑娘,还真不是博古通今又看遍无数网络段子的苏若清的对手,她完全能有一万种方法气死温蓁蓁。

但是!苏若清摸一摸自己的手指头,忍住了!

“表姑娘说笑了,表姑娘才貌双全,难怪王爷对表姑娘如此钟爱,我羡慕还来不及呢。”

温蓁蓁眉睫颤了颤,觉得苏若清话中有话,她怒目瞪着苏若清,“我是只能靠表哥,可你呢?现在谁不知道你不过是邢国公夫人和别人tongjian生的私生女,身份比我低jian多了!”

她压低了声音,恶狠狠地道:“苏若清!你以为邢国公逼我表哥娶你是还在意你吗?不,邢国公只是不愿意亲手杀你,想借刀杀人让我表哥杀你,因为谁当了这个正妃谁就得死!而我会作为侧妃执掌靖王府!你不过是为我铺路,你就要死了!!”

正妃未进门,皇帝陛下岂会容许靖王纳侧妃?

“多谢表姑娘提醒。”苏若清看她弱不禁风的样子,不敢刺激她,讲真,生怕她在乐安堂这自己气自己气出个好歹来。

温蓁蓁冷笑一声,“我才没空同你废话,我来是要告诉你府里是我当家,把你的嫁妆都交出来。”

堂堂靖王府,靖王妃不当家就罢了,竟然让一个表姑娘管家,而一个夫家的表姑娘竟然堂而皇地张口就要王妃的嫁妆,简直闻所未闻!

蔓莲实在忍无可忍,气道:“表姑娘,天下间哪有一个表姑娘让王妃把嫁妆交出来的道理?!”

“啪!”温蓁蓁甩手就是一个巴掌,打得蔓莲脸上五个红红的手指印,“我同你主子说话,你一个jian婢有什么资格插嘴?”

苏若清和站在一边的宁嬷嬷双双扶住蔓莲,苏若清终于动了怒气提高了语声,“够了!”

温蓁蓁得意地扬扬眉,晃晃纤纤玉手,“我打一个jian婢怎么了,别说是一个jian婢,我就是打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不就是想要银子吗?”苏若清拧眉,“嫁妆礼单上写的很清楚,银票十万两,这十万两银票给你。”

苏若清大约略略换算过,以这里的物价,一两银子大约现代两千人民币,这一甩手就甩出去一个亿了。

蔓莲一听就急了,但被苏若清一把按住,苏若清对宁嬷嬷使了一个眼神,宁嬷嬷无奈地去取银票。

宁嬷嬷回里屋打开箱笼取出一个漆红雕花盒子,眼泪直掉,又赶忙擦了眼泪,捧着盒子走了出去,目光满是不舍,却还是硬生生递给了温蓁蓁身边的丫鬟。

“算你识趣,”温蓁蓁望着一盒子银票咯咯一笑,“我不打听话的狗。”

蔓莲听了气得急火攻心,觉得怒火从%膛炸开了要,拔高了声音怒道:“你放肆!竟然敢这样跟我们家王妃说话!”

温蓁蓁扬手就又一个巴掌要朝蔓莲甩过去。

苏若清手疾眼快一把抓挡住了她的手,怒视着她,急声呵道:“温蓁蓁!”

就在这时,外边忽然传来脚步声,眨眼间,靖王大步流星走了过来,英俊挺拔的男子腰间悬着的玉佩来回激荡,行色匆匆。

温蓁蓁立时脸色一白,然后顺势身子一晃就倒了下去,靖王飞身而来一把抱住了她,急切地唤道:“蓁蓁!”

温蓁蓁依偎在靖王怀里,泪眼婆娑,凄然望着靖王,语无伦次,“砚哥哥,妹妹没有推我,你不要误会……就是,就是……”仿若灵光一现般恍然大悟地道:“哦,是我自己没站稳跌倒了……”

“苏!容!华!”靖王咬着牙一字一字往外蹦,目光如利箭射向她。

苏若清扶了扶额头,眼前这朵白莲花真的是白莲花中的典范啊!

靖王一边轻轻拍打着温蓁蓁安抚她,一边凉凉勾起一个嘲讽的笑,“苏容华,你又想死了是吗?”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现代长篇言情
  3. 穿越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